穷蝉

我家娘子白素贞~

戎策树书(二十三)

  沈剑秋再回北平时,北平已叫作北京。整编部队还在西安前往包头的路上,裴昌会进京,便带了他一起。时间不长,隔天便要走。沈剑秋见过叶梦辛,已是别人的妻子,只一直不肯讲男方的身份,单笑着说刚怀孕。能笑,毕竟还是好的。言谈也轻松,想必过得还好。别了叶梦辛已是中午一点,沈剑秋却不想再回到自己干冷的寓所。信步走了出来,没多久,天上便阴沉沉飘起干雪。沈剑秋的棉衣是新发的,绵软厚实。走得久,背后又生了汗,便觉口渴。顺着记忆里的路走许久,雪已见大,才进了胡同口的两层茶楼里。
  
     茶楼并不见稀奇,只方孟韦1948年夏里从保密局出来养伤的那段日子里带他来过,便记得了...

戎策树书(二十二)【沈剑秋×方孟韦】

黑靴底从外间带进的热度,很快被干硬的大理石面吸尽,司令部的墙壁隔绝了很大一部分热气,走廊干净又阴凉。四只靴底单调僵硬地重复接触地面,也很快停了下来。引路的校官站正,扭开了左手边的门,方孟韦不识时宜地开始冒冷汗。

 

“方副局长,请。”

 

阴面的会客室,比走廊更凉一些。引路的校官阖上门离开,靴底磕碰地面的声音渐隐,方孟韦立在门口,数了三十步后就听不到了。北边远天聚着黑云,像在下雨,西边斜穿过来的光正好打在方孟韦脚前三步远的砖上,再向前八九步是沈剑秋的背影。他们之间隔得不远,方孟韦起步向沈剑秋走去时,蓦然记起句诗,“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沈剑秋回转...

灯灯老师在枪枪老师的文上艾特我,好方……
灯灯老师强大的号召力让我被挖坟,好方……
很久很久没更新,这个让我极其方……【乌江自刎gif】

我……我会填上的……作为渣渣我终于也开始参与考研了所以……各位老师还记得我真的是太感动了呜呜呜。

不会坑,只是贪玩耍忘了牛的我由于断开太久有点不知道从何下手……我再努力想想。承蒙厚爱不胜感激,月底拿更新说话(咦

30 33

石太璞也是实力耿直啊哈哈哈

岳父老是悔婚,噗噗一个人单身狗的日子过惯了老婆跑了又来来了又跑一跑就是好几年也能忍,结果二女婿忍不了,派了高手收了岳父,长亭一夜千里奔来诉苦,然而【石闻之,笑不自禁】


长亭:你岳父我爹被打出原形捉走了我本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一夜跑了上千里路来你还笑!你还笑!


石太璞OS: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叫你作!活该现在傻了吧233333333333


这个狐妖法师的家庭喜剧我服

25 24

实况转播!实况转播!请结合十九章一起食用,千万不要喝水哈哈哈反正我是不敢喝水哈哈哈哈哈

夜雨寄北:

 @穷蝉   向组织提交《戎策树书》十九章读后感,由于评论无法分段,所以单独发了。

暴露本性之后终于不用再一本正经地假装自己没病了呢!

都闪开,我要装逼了(误)


========


【boss】徐铁英对【玩家】王蒲忱使用攻击【拉人下水】

【玩家】王蒲忱使用使用防御【币制改革】

【boss】徐铁英使用攻击【通共嫌疑】

【玩家】王蒲忱继续使用防御【币制改革】

【boss】徐铁英使用对铁血救国会特殊大招【建丰同...

6 79

【如果可能的相遇 】 小番外 (楼诚/沈方)

 

1947年9月9日,南京。

 

明楼出门时天色尚熹,薄薄的一线青色。

 

黑色的奥斯汀。司机是行政院派的,起步很稳,也很拘谨。副驾驶的秘书也是行政院的新人,年轻,还有些怯,不像阿诚那样,有一搭没一搭,总跟他说话,高兴了还还嘴瞎扯一通。

 

太安静了。缺些什么。

 

明楼揉揉眉骨,在后座闭目养神。

 

这本不是一个平静之日。

 

马上中执委、中监委,三青团中央地方干事、监察和党部中央,地方负责人便要齐聚一厅。党团合并的风从六月吹到现在,事态早已明朗,还欠个最终决议。

 

停车坪秩序井...

开始看《生死线》第一集的屠村简直了……

正面战场太惨烈,无处可逃,插翅难飞的既视感:送小孩糖再在背后给一枪,背上的老娘生生被打成筛子,种菜老头毫无预兆的被刺刀洞穿,吊着逃生小孩的井也被疯狂扔手榴弹,郊外煮野菜的大锅,战战兢兢却依然守前线的国军,巷子里结派的车夫,以及一脸苍白还不知道身份的廖凡哥哥_(:_」∠)_

廖凡哥哥一撩头发我的妈发际线居然这么高!

梁教授成了高中教员不过没了国军的身份

姑父干的事还和钱有关,依旧是一个进步天真让人想骂傻叉的女学生的爸,缘分啊,女学生老师还是廖凡哥哥…昕儿可以和木兰凑cp了…

北平开篇就能感觉到压抑沉闷势力混乱,伪装者第一集感觉到的是步步为营,生死...

34 14

戎策树书(十八)【方孟韦×沈剑秋】

阜平县城,华北城工部。

 

防空警戒!

 

从大门能看到院子里持枪的解放军警卫都在望着上空。

 

好几个解放军报务员都坐在电台前,停止了收发报。

 

只有一台电台还在收听电报,飞快记录着电报数字密码。

 

刘云就站在那台电台前,紧盯着报务员记录密码的手。

 

“完了……”报务员刚搁下笔,刘云一把抄起电报密码走到中间长桌前,啪地摆到一个译电员面前:“抓紧翻译。”

 

那个译电员业务精熟,几乎没有怎么看旁边的密码本,一个个汉字已经在数字密码下面的方格中显出来了。

 

刘云的目光看向方格纸...

检视国民政府成立后国民党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努力,可以说基本上是失败的。国民党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丧失政治理想,没有精神凝聚力的松散的“政治”集合。促使国民党集合的动力只是利益,而非意识形态。1928年后长期主持国民党党务的陈立夫曾联系国民党的实际,总结了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作用的三种关系:政治关系,经济关系,同乡同学关系。他认为,在国民党内发生作用的只是经济关系和传统的乡谊关系。此番言论,乃是长期身处国民党上层统治集团,深知国民党性格的陈立夫,对国民党所做的坦率解剖,非外人所能体察。

          ...

18 31

戎策树书(十七)【沈剑秋×方孟韦】

 

 

从复兴门回方邸的路上。

 

“狂风不终夕,暴雨不终朝”,可今天晚上暴雨就是不停。谢培东的车开到这里突然停住了,接着,司机小李按响了低声喇叭。

 

后座的谢培东睁开了眼。

 

小李回头:“前面停着好些黄包车。”接着鸣笛。

 

一个黄包车夫裹着雨衣过来了,小李摇开了一缝车窗。

 

那个车夫大声说道:“前面刮倒了好些树,还倒了两根电线杆,过不去了!”

 

小李还没接言,那个车夫又大声说道:“里面是谢襄理吧?我认识您。如果急着回去,坐我的黄包车,也淋不着您,两个胡同就到您家了。”

 ...

 
1 / 4

© 穷蝉 | Powered by LOFTER